邮箱登陆 | 加入收藏 | 企业内刊
 
   
   
   
   
   
 
   
   
关于我们
关于我们
董事长专栏
公司资质
供应商招标平台
 
董事长    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关于我们 > 董事长
你牵绊着什么?
编者按
  “我,为了员工而活着,这个牵绊,让我难以偷生而苟且。”——简单而直白的言语,却道出了一个企业所有者心中最真实的“牵绊”。
  “员工们在北京这个伟大的城市里……工作,活着。”生活的艰辛及对梦想的追逐与向往,牵绊并激励着都市里拼搏的“员工”一族。幸好,在一个叫做“力天大成”的团队里,有人牵绊着他们的牵绊,有人追逐着他们的追逐。
    生活不易,拼搏不易。编者以为:只要有作者如此的牵绊,员工又何尝不得以欣慰与期待?
 
 

作者文章

      苍苍夜里才下榻的宾馆,至次日,你才打量起它。早茶后,沿它的环路和曲径用目光一一访问。并无二致地与北京的同类的那些模样依然是仿佛。但你却不曾失望。那些簇拥着它的树木、草丛和花卉们,昂头的,挺胸的,亭亭的,羞怯的,俯首称臣的;仅树冠的绿色也层级分明地解释着:曾过去的秋季的黄的叶片,褐色或褚色的枝茎及那些欲乘晨风飘零的枯叶;但在冠顶或枝头上却俊俏地昂扬出春天的新绿、鹅黄来。暗香袭人。你放眼望去,满目的翠绿,波浪般延展,极目却不及。

    这与北京却迥然不同。你有些惊异。

    小径和曲廊上人缓慢地多起来,热烈地拥护着彼此,你当然被拥着,一如你此次来访这个异国一样的异地,是被人拥着来度假的,你被拥到近前才看清:这是大海的岸边,是沙滩。阳光不甘人群的热闹,竟也媚着眼热烘烘地抚你的面颊,吻你的那双北京冬季刚刚用心描刻过的苍茫的眸子。而潮水一次次撩拨你的尚未更换的冬天的北京赠予的鞋子,海潮是在千百次地嘲弄它吗?有备而来的人们则迎上去,赤足与之戏嬉起来……

    海不辞水。也不辞人吗?是不辞情吧。你想:你的情呢?你,情以何堪?

    而亚热带的海风张了臂膀抱紧了你,又无微不至地钻到你呼吸里,裹卷着体贴着你全身的肌肤,你还是北京冬季里的那个厚实的衣着包裹着却依旧不甘站在零下10度左右的街衢上的老张吗?

    你终于,你似乎终于松弛下来了,你的心情,你的被寒风整整修理了一个冬季的身心,仿佛真的暖和惬意起来。那么度假的意义这才铺张到你心上。

     向纵深走来的惬意,或许还是某一天的那个早晨。你躺在床上,揿下床头的开关,徐徐地窗纱打开:海尽在眼下。这间优裕的顶级套房,让你依床背而足朝海面,那潮水一次次就仿佛触拨着你的足尖迅即退去继而扑来……而阳光灿笑着赖在你的脸上。可是手机铃声响了。一条信息:

    除夕:邻里爆竹不夜天,我家鞭炮零落声。没钱可以多购,听别人家的亦乐。娘包的饺子很香。

    初一:山寨依旧石头多,母亲依然旧衣裳。昨夜见娘缝袖口,今早捋起洗菜忙。作为儿子,为何幼时大年初一的风光心境存量锐减?八十三岁祖母对我说:你娘给我这件棉袄好像旧社会的老财主婆,暗花明叶的福态,看她自个儿,不像初一的样儿。却被我爹夺去话:女人初一要弄饭,脏了新衣自家费力洗呢;新衣柜里呢,出门才穿。我心想:怕是尚在商店里呢。

    但娘正与我对视,打量儿子京城新鲜衣着,尚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在手把玩,一丝喜悦拭娘的眼睛好生亮堂……

    初二:大路无汽车,小路好崎岖。攀爬幼时事,轻松见姥爷。姥爷:一个老派乡村秀才,善目慈眉打量外孙我,出口即文章:①尚未衣锦即还乡,京城工作却不忙?②鬓毛未衰省亲回,舟车千里盘缠贵?③今春已无压岁钱,压岁唯恐成长慢。娘冒犯着抢姥爷的话说:你外孙有一台电脑,说有上万块呢。

    我涨红了脖颈:那是俺公司的……只好羞赧而无语。

    初三:我好期待上班。

    初四:我期待工作,假期漫漫复漫漫。归期的车票已购不到,连飞机也只有头等舱的,那是我不敢想的天价。嗯。我算好了,搭别人车至A城,坐三百路短途汽车至B城,再蹭同学他舅的车至京城。我可以提前一天上班。且,而且,节省约196元返程费用。

    初五:不知为何,想将这些信息发给您——我的董事长。

    初六:我只是想表达:我要追随您,一直。您是农村出生孩子的楷模吧。又及:咱公司有这样想法的何止百人!对于您,我不想俗气地只祝您春节快乐,却更祝您的五年规划宏图一路商祺!

    再及:我缺钱,家乡缺钱,娘没新衣裳过年,姥爷杖问我的前途在何处。我要上班,在京城有您。

    我这才紧急打开手机里近日来同事们的祝福语。万语千言让我喜泪纵横,老泪潸然。那些话,那些个短信,如眼前的潮水千百次地拍在我五十岁的心扉……我要起床、洗脸、穿衣、收拾行李。我要返京。

    那些浪花翻滚着是千万条短信组成的姊归万言书吗?

    在京城,虽言冬季,可2012的2月4日便是立春日了。

    在京城,有几百名员工等我回去上班。甚至上千名农民工。

    在京城,料峭的寒风是公司真正冬天的象征。冬天。一个可怕的季节。力天正在冬季这个拐点上。员工们在北京这个伟大的城市里,正穿着冬季的衣服,工作,活着。他们期待我。为了这个等待,为了过冬,我不可以在这个中国最南部海湾里徜徉幸福,追逐假日……

     儿时,偶尔听一些闲碎话题,不以为然。好比:正值中年的村妇们诉怨,生活的波浪将他们搁浅在困苦难捱的境地上,于是就有这些话:

    唉,上有公婆,下有儿女,娘家还有老妈,不是为他们,我早想了结了这一生。

    艰辛的生活重担常胁逼着她们交出生命来以卸任。可她们活着,真的或许就只为了她身边的这些人,这些让自己纵死也不能瞑目的牵绊。于是,在乡下很多伟大的女性生命力顽强而长久……

    温暖湿润的海湾,负氧离子比北京高出百倍的祖国最南端,再见吧,我说。

    这就登上回京的飞机。我,为了员工而活着,这个牵绊,让我难以偷生而苟且。

 

2012春节写于三亚亚龙湾

版权所有 北京力天大成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京ICP备09105722号-1
电话:010-86399983 传真:010-85926650 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来广营西路诚盈中心6号楼7层 邮编:100083   技术支持:创意CBD